感染之殇
#轨迹  #寒风  #感染  #月亮 


停泊在米奈希尔港,下马,在寂静的黑夜,一轮圆月勾出了思念的轨迹。

寒风谷地的刺寒洞穿了我的血液,冰冷的我在卡拉诺斯停留。留着刀锋下的血迹,洞寒地印上了、凝固在那个时刻、原因不知道。失去灵魂的我穿梭在丹莫罗 、迎着寒风。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、、、、

鳄鱼在下面自由的游者,鱼儿欢快地活跃着。坐在港口。真有种老当益壮的情怀。船过了一班又一班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自己的足迹究竟在何方。被寂寞所感染,灵魂似乎寄存在另外的空间,早已免疫了恐惧、寂寞,机械般地撕咬着寂寞的伤口,。需找失败的足迹,究竟在等待什么。

月亮淡淡地退下去了,隐隐不舍的不是月亮的轨迹,而是轨迹后残存的思念。

Published under (CC) BY-NC-SA